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長空無二 | 1st Jun 2009 | 精選文章 | (610 Reads)

在民間的普遍認知中,六四事件是血淚寫成的歷史,是一場悲劇。可是,歷史上這麽多血與淚,這麽多悲喜劇,對後世、對香港的影響更有超越六四事件者(例如鴉片戰爭、抗日戰爭),爲何我們從不爲此上街遊行?爲何就是這個六四事件,二十年來香港人總要糾纏不休?筆者相信,過去二十年來,有關六四事件本身早被說透、辯透。二十年後的今天,筆者不從俗談六四事件,只論爲何我們該每年悼念六四事件。

 

二十年轉眼即過,當人們開始淡忘,社會上總有熱心人提醒大家毋忘六四。弔詭地,若有人為官方辯護愈力,民間紀念六四的熱情則愈高。若論哄動程度,該數故民建聯主席馬力的「轆豬論」、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的「民運領袖走佬論」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的「國家驕人成就論」最受時人抨擊。其實網上世界有關六四的討論早持續經年,而且言辭更激烈。網上爭論最多的是六四事件的死傷情況,其次是六四事件的性質——是官方認定的非法動亂還是民間認定的愛國民主運動。人民日報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六日的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乃官方首次對當天的群衆運動定性為動亂。二十年來,這官方結論一直沒變。筆者去年曾為文,以歷史緣起論證六四事件乃愛國運動,雖然參與運動的民衆或有違法,但不損其民衆運動的正義性。官方的處理手法,則無論如何辯解成合法行爲,仍難諉其過。

於意云何?六四事件的近因是悼念胡耀邦逝世,歷史緣起卻是反貪污、反官商勾結(當年曰反官倒)。民衆為反腐敗而舉行社會抗議,天經地義,連當年的總理李鵬亦不得不在宣佈戒嚴的講話中承認學生的愛國熱情和行動的正當性(注1)。可是,當時中央黨政要員對民衆運動的恐懼,竟致後來血洗京華。趙紫陽的錄音回憶錄《改革歷程》中透露了悲劇的背後,正是中國政治領袖之間波詭雲譎的鬥爭。鬥爭的根源在威權統治下權大於法的不穩定本質,權力制度的先天不穩定性質,正是當年中央政府心虛的原因。

筆者認爲,從宏觀史觀看,六四事件並非一場在香港尋常見到的示威抗議,並非所謂歷史長河中的小風波,乃一場不讓五四專美的社會運動,乃一場具有歷史意義的爭鋒。其歷史意義,不獨在發生流血犧牲,更在民權的覺醒。當天的衝突,是民間力量與庸官貪官的爭鋒、是自由市場派領袖和鳥籠經濟派領袖的爭鋒;事後的爭論,是自由主義者與國家主義者的爭鋒,是感性良知和冷酷歷史的爭鋒。

民間力量與庸官貪官的爭鋒,乃民權與官權的鬥爭。一天官權不受制約,一天就有庸官磨勘升遷、貪官以權謀私;一天民權不得彰顯,一天民間力量與庸官貪官則爭鋒不絕,社會不寧,國家不靖。貪污和官商勾結,乃民權制不住官權的必然產物;政變和宮廷鬥爭,乃官權不受制度約束的必然後果。社會要進步,必須彰顯民權,約束官權。貪污腐敗的官員必須被懲處,不孚民望的領袖必須被更替,官權必須受民權制約,依此政治方得清明,權力方不虞被濫用。今天我國的民權有力麽?官權有足夠制約麽?法治到位麽?一天上述答案是否定的,一天中國官權民權仍未平衡,我們仍該悼念六四。

民間有關六四的立場,大概不出自由主義論述和國家主義論述兩大類。自由主義一方認定六四事件乃官方限制、侵害個人自由的的罪行,犯罪者必須被追究、被制裁。國家主義者則認爲,國家進步富強的過程中必有犧牲,這種犧牲也許是經濟上的,也許是政治上的,甚或是個人生命的。也許國家主義者認爲,六四事件的犧牲者,與中國近百年間發奮圖強的過程中所犧牲的生命沒有兩樣。也許國家主義者認爲,只要個人的犧牲能換取群體的利益,個人的犧牲是值得的。可是,誰有權叫他人犧牲小我成全大我?誰決定誰是小我誰是大我?誰核實小我的犧牲與大我的成就相匹配?若我是小我,我可否拒絕犧牲?若我是大我的一部分,在什麽條件下容許我看著他人犧牲,然後坐享其成?一天仍有六四的爭論,一天人們就該反省個人自由和國家利益的衝突,一天人們就該思考個人自由和國家利益之間的平衡。只要人們仍借悼念六四激辯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人們仍在爭辯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道德性,人們或可在辯證過程中促成社會進步、開啓民智。一天六四仍有爭論,一天六四就提供了這樣的思想震蕩平臺,我們仍該悼念六四。

每個自願加入爭論或悼念六四的人,俱是六四事件的祭壇;不論是「轆豬論」、「民運領袖走佬論」或「國家驕人成就論」,只要是有關六四的爭論,俱是六四事件的祭文。「轆豬論」、「民運領袖走佬論」等等論述,旨在通過懷疑六四死傷數字、指控民間運動領袖,推翻民間運動的合理性,為官方武力鎮壓作注腳。「國家驕人成就論」和其他類似論述,則處處透著歷史的冷酷。似乎在說:逝者已矣,來者可追,爭辯昨天的對錯,倒不如放眼未來。他們似乎對過去沒有多少感性的熱情,只有圖謀今天的冷靜工具理性。相反,有壯懷激烈者,指日為誓,不平反不罷休。若有日真的平反了,官方道歉了,世界是否馬上就變得美好?是否該擁抱政府,有若聖明天子臨朝,感恩戴德?須知,該歷史悲劇不獨源於最高領導者的個人決策,更源於國家權力制度的缺憾。平反固然可還當年參與示威抗議的民衆一個清白,告慰不幸犧牲的英靈,但平反並非目標,以理性改良法律和政治制度,保護百姓免受特權侵害纔是六四運動之所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悼念六四自理所當然。

在面對大堆生活問題的今天,也許人們對理性和德性的思考再無興趣。從引發社會思考的角度看,也許我們該感謝這些挑起爭論的人士,感謝他們為社會提供思考的養分,刺激大衆加入討論和思考六四。

我們爲何悼念六四?一天中國仍未海晏河清,六四運動的目的未達,一天仍該悼念六四;有天中國吏治清平,六四運動的目的已達,我們更要紀念六四。

注1:

國務院總理李鵬於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的講話 http://www.64memo.com/b5/8817.htm


[1]

是否借鏡法國大革命或美國南北戰爭般?雖則是民族國家中的一大創傷,但就正正以此警惕官與民及既得利益者,要以史為鑒。


[引用] | 作者 Ming | 2nd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德不孤,必有鄰。

勿以善小而不為,
有心的文章,
必然能傳達於人,
起警世之效,
六四晚維園見,
德不孤,必有鄰。

岸仔
[引用] | 作者 岸仔 | 3rd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請問樓主這篇文為何是空白的...?
不知樓主可以send我這份原文呢..?
錯過這文感覺有點可惜..


[引用] | 作者 純純男子漢 | 15th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4]

純賢兄:

有數位朋友通知在下,下載這篇文章時遇到同樣的問題。也許賢兄可試試在下在雅虎另開的網誌,上面有相同的文章。

http://hk.myblog.yahoo.com/lionhearthkk/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15th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5] --

長空兄,

記得以前跟你提過一次六四,那時候你的反應是心中太痛,對於我的說法不太能接受。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沉澱,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了我當初的認知。天安門廣場是和平撤退,侯德建及馬力並沒有說謊。

有機會再看一下這里的資料吧,看完後或許你會有不同的看法。尤其是亞視的時勢追擊,歷史的空白中,西班牙攝製隊拍攝的清場片段。

http://xztibet.googlepages.com/sixfourevent

Seasons


[引用] | 作者 Seasons | 13th Oct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6]

Season賢兄:

賢兄推薦的網址都拜訪過了。

有關當天廣場的死傷情況,在讀過趙紫陽的《改革歷程》和張萬舒的《歷史的大爆炸》後,在下大概了解當時的事實。廣場該沒有人員傷亡,學生安全撤退。

可是,官場以外的北京市中心發生嚴重軍民衝突,雖然死傷情況不明,但軍民雙方皆肯定有犧牲。正如拙文所言,傷亡和犧牲並非六四事件的歷史意義,六四事件的歷史意義更在於中國民權的覺醒。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1st Oct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