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長空無二 | 3rd Aug 2010 | 精選文章 | (1288 Reads)
近日見朋友家中有一冊李天命的《哲道行者》,早知他素以好辯著稱。見書名有趣,且已加印至第七版,乃香港難得一見的暢銷書,以其中必有微言大義,忙向朋友借閲。回家細細翻閲,方知其所述者,李氏謂之「思方學」和「天人學」。他以劍喻前說,以琴喻後說。又謂佩思方劍、天人琴者,即知天人輕生死之哲道行者。以此觀之,哲道行者比之於聖人、佛陀,不謂遠矣。筆者急功近利之輩,豈敢怠慢,馬上捧而一再讀之。後再三思之,不禁掩卷嘆息。思方劍不謂不利矣,禪宗公案中有云:遇祖殺祖,與佛殺佛。以何殺之?今曰以思方劍殺之亦不為過。思方劍之利若此,卻在李氏宗師手中歷年傷人無數。被殺傷者,更被李氏宗師選錄收入其冊,好向後人展示思方劍之殺傷力。 

 

李氏宗師有云,思方學最根本方法有三:釐清、辨理、開拓。他把上述三點約化成三條問題:一、「X是什麽意思」?二、「X有什麽理據」?三、「關於X還有什麽可以考慮的可能性」?統稱之為「思考三式」。再者,李氏宗師又介紹云,思考三式應附以「子矛子盾法」,排除錯謬。而上述種種,則必須以理性為基礎,知所行止,他稱之爲「賦能進路」,即思方學之所以可能的根據。此即是李氏宗師的「思方學系統」。

然思方劍者,邏輯學也。思方學之體,乃不涉經驗而自足的形式真理。思方學之用,乃在分析經驗以建立具體真學問。雖然學習思方學可不設經驗,但運用思方學卻不可排除經驗。若邏輯分析的前設錯誤,則無論推理如何精妙,最終必得錯誤結論。現今資訊科技業者,最明此意。筆者狂妄,以本文演示李氏宗師的獨門思方劍,如何以傷人為本,卻反傷自己。

所謂「子矛子盾法」,李氏宗師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思辨方式。他演示了多個例子,現隨便抽一個以表其意——(159頁)挑戰者曰:「我對邏輯的批評就是,邏輯如果鑽牛角尖,就會走火入魔!」;李氏宗師對曰:「我對你的批評就是,你的頭如果長出牛角,就會像牛魔王!」好一個李氏宗師,演示的攻防利器「子矛子盾法」竟然是小學生鬥嘴的伎倆!不客氣說,筆者小學四年級已經把這個伎倆用的爐火純青,每天小息下課找同學鬥嘴,難逢敵手。也許,成年人用的「子矛子盾法」該是本文所示的方有點水準。也許該以《哲道行者》書中的一個例子開始。

在書中第124頁,李氏宗師批評戰國時代的公孫龍所提出的《白馬論》。公孫龍謂:白馬非馬。李氏宗師評之曰:「不是自相矛盾就是概念扭曲——扭曲了『非X』這個概念」。現在讓筆者一步步按思方劍的劍式,以「子矛子盾法」與李氏宗師隔空「過招」。

第一,「白馬非馬」是什麽意思?懂中文的人都知道什麽是「白馬」、「非」和「馬」這四個字的意思,全句意思簡單明瞭:白馬不是馬。第二,「白馬非馬」有什麽根據?從常識來看,白馬是馬的一種,所以這話沒有常識上的根據。從李氏宗師的説法,這句話也沒有思方學上的根據。似乎,這已經達成結論了。可是,「思考三式」中還有第三部分:「白馬非馬」還能有什麽其它可能的意思?一般人都道這句話是廢話,即使符合中文文法結構,但這句話沒有表達什麽具體意思。是否真的如此簡單?筆者相信一切的存在皆有其理。中國歷史上有多少人,說過多少話,當中的廢話何止億萬,爲何獨獨這句廢話竟然流傳了數千年?筆者此時想起另一句膾炙人口的「名」廢話:「何不食肉糜?」此乃出自相傳弱智的東晉皇帝司馬衷之口。當時他的大臣告訴他國家發生飢荒,皇帝即以此應之。勸飢荒中的老百姓吃肉代替吃主糧,可謂廢話之尤。可是,爲何這句話竟然流傳下來呢?東晉惠帝是歷史上的弱智君主,斷不會有史家為一個廢皇帝記載語錄。這句話其實是史家對東晉腐敗朝廷的控訴,表面上是一句弱智人士興之所致的廢話,當中卻包含了後世文人對該朝代的悲憤和怨恨。假設有人聽到這句話後,問晉惠帝:「你幾時死啊?!」我們又是否單純視這句話為廢話呢?字面上,詢問一個活生生的人什麽時候死,根本是毫無意義的,甚至發問者也不會預期對方能認真回答。可是,表面上一句廢話,若當時有人當廷說出,卻道出了封建皇朝下掙扎求存的黎民百姓期盼改朝換代的心聲!話中實有血有淚!說了一大堆,是爲了證明有時表面上似是廢話,但在某個語言環境中是有意思的。因此,這些表面上的廢話就隨著史書流傳至今。

那「白馬非馬」又有什麽可能的意思呢?這必須查看公孫龍是個什麽人。公孫龍是名家的代表,根據馮友蘭的「中國哲學簡史」所介紹,名家專門探究「名」與「實」的關係。公孫龍曾說:「欲推是辯以正名實,而化天下焉。」原來公孫龍說《白馬論》的目的是爲了「正名實」。所謂「正名實」,即是弄清楚每一個名稱的正確含義。名家認爲,必須為天下萬物定名,否則不可文以載道,人亦無法認識萬物。李氏宗師亦該同意,語言是表達真理所必由,因此他才花了大量篇幅解釋、介紹思方學中的語理分析技巧。了解了公孫龍的歷史背景和學術動機後,就可知他說「白馬非馬」的語言環境了。

因此,可把「白馬非馬」再次分解成三部分去了解。「馬」這個字,指某種四肢發達跑動迅速的哺乳類動物。「白馬」則是指白色的馬。而「馬」和「白馬」兩個詞語卻不可調換使用。譬如有人目擊殺人,兇手騎馬逃跑,證人作證時說:「兇手騎馬逃跑」;跟「兇手騎白馬逃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意思。在後面的句子中,「馬」不可代替「白馬」。同理,有人說:「我只愛馬」,跟「我只愛白馬」是不一樣的。愛馬之人泛愛所有馬,但愛白馬之人對白馬情有獨鍾,卻不愛其他顔色的馬。因此,「馬」和「白馬」不能互換使用。由此可見,在名實論的探討中,「馬」和「白馬」乃兩個不同的概念,名既不同,實亦不同,絕不可混爲一談。因此,公孫龍說:「白馬非馬」。他不是在常識上說這回事,乃在探討「名」和「實」的關係,極力避免名實不符的情況。其實,公孫龍和李氏宗師演説「思方學」有相同動機,乃希望保衛語言的正確性和純粹性,其底蘊是保證真理可通過語言來表達,公孫龍與李氏宗師乃殊途同歸。可惜,李氏宗師的思方神劍一揮,竟把《白馬論》身首異處。

筆者不客氣,判斷李氏宗師這一劍是出歪了。究竟歪在何處?李氏宗師先說《白馬論》自相矛盾,乃以「馬」和「白馬」是相同的概念為前提,因此用邏輯學的矛盾律把這句話一筆勾銷。當李氏宗師說公孫龍把「非X」扭曲了,他是把「非馬」當成一個單獨的概念來分析。可是懂中文的都知道,「非」和「馬」是兩個更根本的概念,因爲「非」和「馬」可單獨用在不同的句子中,但「非馬」二字卻只能用在有限的句子中(也許只有「白馬非馬」這句)。因此,事實上不存在扭曲了「非馬」這概念的情況,因爲沒有所謂「非馬」的概念,只有「非」和「馬」兩個概念。依筆者上述的推論,乃一直緊扣著「白馬不是馬」這句話演繹,因而亦不會發生扭曲「非馬」這兩字的情況。

筆者按李氏宗師的劍譜一招一式演示,卻把李氏宗師一劍殺死的「白馬非馬」救回來了。李氏宗師的思方劍式,乃殺人劍。本意是斬妖除魔,把空論、廢論、妄論、怪論駁倒,破邪顯正。可是,殺人劍用濫了,卻殺錯良民,連古代的同道中人也一併殺了。筆者用的思方劍是活人劍,是為了解對方而設,用以探究存在的道理和因緣,並非以駁倒對方為目的。筆者的活人劍,是你我皆存,而非李氏宗師的你死我亡。

若李氏宗師認爲辨明了「白馬非馬」乃無益於目前,則等如否定了思方學。因上述一大堆討論乃筆者在實踐李氏宗師的思方學之擧。若李氏宗師認爲此乃效學究之道,儘拿些枝節來糾纏,則上述步步不離思方學的推理仍不過是學究之道,而李氏宗師之道亦學究之道矣。此亦即李氏宗師應演而未演的「子矛子盾法」之用耳。

套用坊間兩毛錢的武俠小説臺詞:世上沒有最強的武功,只有最強的人。思方學確實鋒利如劍,用得其所,則群丑立現,鳳舞九天。可是,劍出歪了,小則錯傷好人,大則堵塞思維,思想越來越偏狹,乃修行人之大忌矣。筆者學懂了思方學,卻倒轉劍鋒刺了李氏宗師一劍,實大不敬也。

[1] 一點補充

看來文中的説明有不足的地方。筆者再作補充如下:

公孫龍是名家,他的《白馬論》的目的是表示每一個名皆實有所指。在他眼中,「白馬」是單指白色的馬,而「馬」是泛指所有顔色的馬,他認爲這兩個概念不可混為一談。所以他說白馬非馬。

文首已説明了,邏輯學是自足的形式真理,但在實踐、運用時卻必須加入經驗。證人作證,起訴罪犯,正是邏輯學在生活上的用途之一。因此文中舉例,當證人作證時,若證詞中的兇手是騎白馬的人,則可證明騎其他顔色的馬的人皆是清白;若證詞中的兇手是騎馬的人,則證明騎任何顔色的馬的人皆有嫌疑。雖然邏輯上後句包含了前句的意思,而且,若前句為真,後句必真。但在調查兇案的層面上看,前後兩句話的意思和後果完全不同。因爲前面的證詞比較有力,所以證人作證時必然不會用「馬」代替「白馬」。此例是用以表示,雖然邏輯上「馬」定然包含了「白馬」這個子集,但在現實經驗中「馬」和「白馬」兩個詞語往往不能互相置換的。

此文的目的並非為公孫龍辯護,只想表示李天命的思方學無錯,但實踐、運用時必須小心,否則將可能忽略了一些含糊但重要的信息。在閲讀中國古人的文章時尤其如是。

公孫龍說白馬非馬,乃在經驗上「白馬」和「馬」不能互相置換這事實上講,而非在常識上講,亦非在邏輯上講(何況中國戰國時代根本沒有邏輯學)。

結論是:白馬非馬這種講法,在常識上是無根據的,在邏輯上是有問題的,但並非毫無意義。因此,不應該一句自相矛盾就把它勾銷掉。這正是筆者說活人劍的意思。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3rd Aug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只攻擊稻草人矣

若邏輯分析的前設錯誤,則無論推理如何精妙,最終必得錯誤結論。

邏輯分析的前設未為真,也可推出真的結論
所有人是狗,孔子是狗

最後也可推出孔子是人的結論

李天命曾在他的作品上說
他任教大學時跟學生說過
若能在思考上駁到他的話,李天生會給他一個A

「筆者學懂了思方學,卻倒轉劍鋒刺了李氏宗師一劍,實大不敬也。」
小弟讀過不少這類以為能夠駁倒李先生的言論
然則始終未有一人能成功

我看你未完成整部哲道行者 就對李天命上綱上線
確實不敬

李天命的思方劍從來不是殺人劍亦從不濫用
對白馬非馬言論未有一筆勾銷之意
希望筆者未還哲道行者給友人 可以再次細讀哲道行者


[引用] | 作者 行者讀者 | 6th Dec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若閣下有心留言賜教,請用心把文章寫好。在下文章中的推理錯在哪裏,請詳細指出。若只是粉絲讀後感覺不快,卻來充大頭鬼教訓人,恕在下不作回應。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7th Dec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在批評人前,請先好好思考。閣下在留言中企圖舉例證明自己的論點,卻暴露了閣下思考不足的這事實。

閣下的所謂邏輯推理如下:
大前提:人是狗
小前提:孔子是狗
因爲狗是狗,所以孔子是人。

上述的所謂邏輯推理乃倒果爲因的假推理。其實一開始已經肯定了孔子是人,卻拿個“狗”字夾在中間把“孔子”和“人”串起來冒充邏輯推理。這三段論式充其量只能被視爲沒有内涵的套套邏輯,其實是玩弄文字扮高深,貽笑大方。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7th Dec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中的推理錯在哪裏, 但在現實經驗中「馬」和「白


[引用] | 作者 cigs | 17th Dec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6]

在批評他人的文章前,請先把文章讀完,你提出的論點(如果真算得上是論點的話)在原文中早有結論。你的留言不但沒水平,而且不負責任。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4th Dec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7]

我不是李生的fan屎, 但其實問題在於「白馬非馬」的「非」字是甚麼意思? 在一般用法這個「非」字的意思是「不是」, 例如孔子非馬, 但白馬是(「非」的反義字)馬. 公孫龍子心目中的意思是「不等同」,所以白馬非馬, 孔子非人, 孔子是孔子.... 雖然公孫龍子的說法好像很深刻, 很有道理, 但卻違反了普遍「非」字的用法, 為何公孫龍子不用其他字, 而用「非」字來使人混淆呢? 說穿了其實他在故弄玄虛, 扮作高深, 所以所謂「白馬非馬」學說可以當中國哲學的歷史的過程的一個階段, 但認真地反思內裡的道理恐怕是浪費光陰


[引用] | 作者 過路人 | 1st Ja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8] 答過路人

請賢兄留意,在下在第一篇回應中的內文已有言及,本文並非為公孫龍辯護,本文的目的是應用李氏的思方學。白馬非馬只是一個例子,請勿見樹不見林。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3rd Ja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9]

其實批判所謂白馬非馬﹐真係無聊到爆
當時係古文﹐條友用白話文去理解﹐之後話人家有邏輯謬誤﹐用大陸話語﹐觀點好超越囉﹖
不如叫李天命先改用文言文﹐點樣用文言文去寫出“白馬非馬”的正確意思﹖
或者用文言文去解釋自己套語理分析啦﹖

文少
[引用] | 作者 文少 | 7th Ja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10] 是個屁

他是行者 不是達者 行者達者 與你何干?


[引用] | 作者 水不流 | 18th Aug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11] Re: 長空無二

「筆者學懂了思方學,卻倒轉劍鋒刺了李氏宗師一劍,實大不敬也。」
小弟讀過不少這類以為能夠駁倒李先生的言論
然則始終未有一人能成功


[引用] | 作者 deca steroids | 14th Nov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12] 狗屁不通

第四段既反駁根本冇提到任何理據,唔難睇出.

之後講到白馬非馬,白馬同馬冇人話過係同一個概念,係人都知白馬唔係同馬全等,但係白馬就係馬既一種. 照你對白馬非馬既解釋,白馬非馬既意思就係白馬同馬既概愈唔同,就係咁簡單,但係咁講有咩特別? 熊與白熊既概愈唔同,狼與灰狼既概念唔同等等都係廢話.
你講既廢話例子為左道出佢地背後既意義,但係就睇唔到你為呢句"白馬非馬"廢話提出當時對社會有乜野控訴咁值得留傳千古. 好大煙幕.


[引用] | 作者 KONG | 6th Aug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