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長空無二 | 29th Aug 2011 | 長空子隨筆 | (530 Reads)
李克強副總理訪港期間,警方以保護政要為由,對市民的表達權利施加種種限制,甚至對部分市民使用武力限制其人身自由,結果引發洶湧民情。香港市民一向尊重法治,也許可從法律角度分析警方的決策是否合乎法理。

首先,根據《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人權法」)第八款第十六條,香港市民有表達自由的權利。這項權利並非絕對的,可是,有關的限制必須是法律明文規定,並符合「人權法」上所載的必要情況。根據「人權法」,港府可以爲了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而限制言論自由。日前警方限制香港市民表達意見的措施若要是合法,它必須是(一)爲了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及(二)在法律上是必要的。

有云「人權法」的規定具有凌駕性,因此警方該以維護人權為第一優先。此乃一廂情願的説法,似乎不合普通法的慣例。例如在著名的「Council of Civil Service Unions v Minister for the Civil Service」 (GCHQ) 案中,法院明確表示,在原則上應以維護國家安全為優先。可是,若政府的行爲明顯違反個人權利並產生不公,則在有關訴訟中,政府有義務提供證據,證明其行政決策乃以國家安全為準繩,方可避免在訴訟中敗訴。法院並非質疑政府是否有權力維護國家安全,而是必須判斷政府是否濫用或誤用這項權力。簡言之,政府確實有權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目的限制個人權利,但法律決不容許政府濫用或誤用權力。

警方擡走身穿「平反六四」上衣的市民,並把示威學生圍困在後樓梯,明顯與「人權法」中第八款第五條和第十六條衝突,表面上有侵害市民人身自由和表達自由的嫌疑。按照上述法律原則,警方有義務向市民解釋説明其行動的必要性,以釋衆疑;而非一味擺出強硬態度,以示權在我手。

警方和政府單純強調保護中國副總理的必要性,實乃無關宏旨。在「人權法」和普通法的框架中,保護政府首腦和保護國家安全的重要性是無可置疑的。目前的爭議,是警方的措施乃不合理和無必要。

爲何在客觀上有必要擡走無攻擊意圖的市民?爲何在客觀上有必要長時間圍困手無寸鐵的學生?爲何在客觀上有必要把採訪區設定在遠離現場的地方?也許警方的合理措施是在某範圍内檢查市民是否帶有危險物品,若確無危險則必須放行,不可隨意拘留;也許警方該核實記者的身份,並確定記者沒有攜帶危險品靠近政要,而非把記者驅離採訪現場。警方確實有權拘留查問疑人、有權控制人群、有權設定示威區,可是,這次警方是否誤用了這權力?

法官在GCHQ案中明確表示,政府必須向衆人證明,任何理性的政府官員在當時的環境下,皆會合理地作出類似的判斷和行動,方可證明其限制市民個人權利的決策乃必要和合法。很明顯,目前警方和政府皆未能符合上述合理要求,難怪市民和輿論氣憤難平。

本文於八月二十九日星島日報《青年再出發》專欄中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