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長空無二 | 6th Sep 2012 | 長空子隨筆 | (248 Reads)

政府表示,尊重反對國民教育科的市民意見,邀請反對的市民加入官方的委員會中討論。行政長官說了一句傳媒廣爲報導的話:「撤回與不撤回國民教育科的空間十 分大」。其實,其中的空間極其量只是一條獨木橋。爲了進行理性思辨,本文中筆者對政府疑中留情,假設政府並非包藏禍心。文中單從《指引》的内容推敲政府的 意圖,不作別解,避免墮入陰謀論的主觀臆測中。

 

目前反對人士的兩大疑慮,分別是「洗腦教育」(即「愛黨教育」)和「課後評估」,此兩者其實是同根的。根據教育局公佈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下 稱《指引》),整個科目共分五個範疇,分別探討個人價值觀,以及個人和家庭、社群、國家和世界的關係。而其中的爭議,乃有關國家範疇的學習内容。政府推行 這科目的目的,在《指引》中寫得十分龐雜。簡言之,就是要充實學生對社會的認識,並養成多元思考的習慣。客觀而言,若單純閲讀《指引》的文字内容,不容易 得出政府企圖推行「洗腦教育」的結論。可是,反對者卻認爲,《指引》中的國民教育科,有推行「洗腦教育」的重大嫌疑,因而奮不顧身,以絕食和罷課與政府對 抗。

究其實,《指引》並非爭議本身,只是引發爭議的原因。政府和反對者之間的鴻溝,乃在各自的主觀預期之巨大差異。從政府的一面看,它在《指引》中強調,教師 應不預設立場教導學生,並以引導學生獨立思考為目的,不要強求統一學生的意見。可見,教育局主觀地預期,將來教師會恪守中立,引導學生在客觀事實上辯證社 會和政治議題。可是,從反對者的一面看,將來教師如何教、如何評估,乃未知之數,「洗腦教育」與否,全看教師如何落實《指引》。反對者認爲,政府會口不對 心,暗渡陳倉,給學校施壓,進行「洗腦教育」。擧個例子,當教師教授學生認識國旗時,他是否滿足於單單傳授有關國旗的歷史緣起,及其符號意義(中國共産黨 領導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小資產階級及民族資產階級);還是「順道」宣揚共產黨永遠偉大、光榮、正確?也許教育局的預期的是前者,而反對者所擔心的卻是後 者。

客觀而言,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在落實國民教育以前,根本沒有任何可靠的經驗或客觀事實,可資證明孰對孰錯。目前,單純依據《指引》討論國民教育是否「洗 腦教育」,只能在假設上討論。如筆者上一篇文章(《反國民教育之我見——恐共心理之總爆發》)中的假説(hypothesis)有效,則政府和反對者之間 根本沒有任何共同點。政府主觀地樂觀,而反對者則主觀地悲觀,中間沒有任何客觀的事實可供雙方參考,拉近雙方預期上的落差。假如有一公平理性的仲裁者,企 圖調停雙方,可是,他亦無法依據理性,在任何客觀事實上分辨誰對誰錯,只能在感情上選擇同情哪一方的主觀意見。

故此,要解開今天的官民衝突,唯有超越《指引》和國民教育本身,從整體社會的角度去考慮。筆者嘗試引用法國社會學家涂爾幹(1858-1917)的觀念 ——「社會團結」(social solidarity)作進一步分析。所謂「社會團結」,乃現代社會構成的必要條件,若無「社會團結」,則社會馬上崩潰(This is a self-evident truth, since in them the division of labour is highly developed, and it engenders solidarity)。以「社會團結」為前提推演,則一切社會人文建設,包括法律、風俗習慣、禮儀、社會制度、政治決策等等皆必須有利「社會團結」,這 些人文建設方能持續存在並發生作用。否則,該法律、風俗習慣、禮儀、社會制度、政治決策等等將被淘汰。

根據《指引》所述,推動國民教育的目的是「培育學生正面的價值觀和態度,幫助他們養成良好品德和國民素質,從而豐富生命內涵,確立個人於家庭、社群、國家 及世界範疇的身份認同」(見《指引》第2頁)。換言之,政府推動國民教育是爲了訓練學生積極參與、鞏固和維持「社會團結」。政府促進「社會團結」,維繫市 民之間的社會關係,本身並無爭議。可是,目前的弔詭處,竟是在推動國民教育的第一步,即誘發了社會上的大衝突,發生曠日持久的民間抗爭,而且不斷擴散。目 前所見,本來對國民教育無可如何的家長和市民,也開始關注、甚至反對推行國民教育。反對推行國民教育,已通過大衆傳媒和互聯網,形成一個視像化的社會符 號,甚至道德倫理圖騰,牽動了社會主體的情感(例如不斷自願加入的絕食者、舊生自覺發起關注母校是否推行國民教育等等)。此社會心理一旦形成,即難以逆 轉,而依這心理所產生的主觀預期,即成社會的主流意見。若政府堅持其「善意」,逆水行舟,即激化官民對抗,擴大事態,點燃反對國民教育以外的其他爭論(例 如政府不仁、政治掛帥、中央干預破壞一國兩制等等真假議題)。

既然政府推動國民教育的目的是促進長期「社會團結」,則推動國民教育這事情本身決不可破壞「社會團結」,否則即犯矛盾。若上述論述正確,則筆者只能有一個 結論。目前政府推動國民教育科,誘發了香港社會本來隱伏不明的恐共心理,具此心理的市民對推行國民教育抱最悲觀的預期,由是產生的悲觀情緒,通過無遠弗屆 的現代傳媒感染其他市民,社會由同情而生的道德感,支持反對者繼續抗爭。故此,為避免進一步破壞「社會團結」,筆者認爲掌握權力的政府,必須對市民退讓, 避免激化原來的矛盾,製造新的事態。

筆者為盡公民責任,在此處向政府建議,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分階段試行。目前,社會對德育教育部分爭議不多,對國家歷史(也許中國近代史部分内容仍有爭 議)、地理、民俗、文化等等内容也不無認同,故此,政府應先鼓勵學校試行這部分課程。在三年開展期内,學生、家長、教師、學校和教育當局將掌握教授此科的 實際經驗,三年後就有充足的客觀事實和經驗,判斷暫緩推行的國民教育科會否產生「洗腦」的效果,以及如何防範「洗腦」。同時,在三年開展期内,教育當局應 該繼續和各方,包括目前的反對者緊密溝通,並建立社會認同的溝通平臺,檢討目前《指引》中引起懷疑的内容和用詞,或增減部分内容,以符合社會對國民教育科 的期望。至於在三年開展期内試行的德育教育課,則不應強令學校馬上開展。應如原議,由學校自行判斷開展時間、教材内容和教學方法。筆者認爲,上述就是「撤 回與不撤回之間」的唯一獨木橋。敬告行政長官閣下,「撤回與不撤回之間」,其實沒有多大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