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長空無二 | 4th Jun 2013 | 長空子隨筆 | (1618 Reads)

「佔中」是龐大的社會運動,以長期癱瘓市中心為手段。此可能產生之經濟損失,商界早已縷述,本文不贅。「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但陳之以利害,未足辯破迷思。故本文在義理上對「佔中」提出六疑,旨在勸各方君子三思。

 

「佔中」並非本港常見之遊行示威,其本質是一種「不合作運動」。查美國學者夏普(Gene Sharp)之分析,「不合作運動」是以癱瘓政府動員能力為手段之「非暴力鬥爭」方式,與革命無異。當年驅逐英國殖民者之聖雄甘地即是顯例。據「佔中」倡議者所言,其目的乃與當局談判香港政治制度之建設,非欲顛覆政權。在倡議者眼中,「佔中」類似工業行動,其針對之對象,實乃其談判和尋求合作之對方。可是「佔中」的本質並非罷工,乃隨時險象橫生的社會動員。可見,「佔中」行動之本質與其目的相悖。「佔中」有過猶不及之疑。此一也。

按「佔中」之原意,參與者違法癱瘓市中心後必自動投案,以犧牲小我的情操誘發群衆之道德感。可是,原案經調整後,參與者投案認罪已非必要。換言之,違法依舊,卻堅不伏法,此即同宣揚肆意違法。須知民主選舉必以法治為基礎,若「佔中」違法有理,以後如何要求選民尊重選舉制度?如何要求候選人承認選舉落敗?以後敗選者可否依樣葫蘆,發動另一次「佔中」圖謀推翻選舉結果?如何要求市民服從法律?以違法行為籌謀以法治為基礎的民主制度,此乃自相矛盾,此二疑也。

2011年美國發生「佔領華爾街」事件。當時,參與者目睹金融巨擘貪得無厭,禍及國人,故專門針對位處華爾街的金融機構,發動「佔華」宣洩怒火。雖未明言,「佔中」該借鑑「佔華」而起。「佔華」針對明確目標直接施壓。反觀「佔中」,其申訴對象是香港政府,甚至位於北京的中央,卻以位處中環的金融和商業機構(以及其員工)為打擊對象。因「佔中」而承受「附帶損害」(collateral damage)者,其對「佔中」者之政治訴求卻愛莫能助。行動成功與否,乃取決於中港政府對承擔「附帶損害」者之同情心。由是觀之,「佔中」的策略對象與其打擊對象相悖。此三疑也。

倡議者又謂,發動「佔中」前先舉行「萬人商討日」求取共識。「一人一義,十人十義,百人百義,其人數茲眾,其所謂義者亦茲眾」。組織萬人,按十人為一組分頭商討,將可得近千建言,在一天中將如何論證優劣?最終唯有歸納成數條原則性的口號或標語,可行的方案則無從著落。若然如此,「萬人商討日」何異於從網上論壇收集意見?以此為道德依據發動「佔中」,是緣木求魚耶?是一廂情願耶?此四疑也。

「佔中」具有強烈的政治標簽,支持與反對者壁壘分明。觀以往倡議「佔中」者曾舉辦過的公衆討論會中,其與反對者之水火不容,可信支持「佔中」者未必有雅量採納反對意見。另一方面,依常識判斷,樂於參與「萬人商討日」者,多數是「佔中」支持者或同情者。在此環境下,反對「佔中」者在「萬人商討日」中將淪爲少數派,其意見多會被多數派否決。故此,反對「佔中」者多不會樂於真誠討論,或杯葛、或搗亂,無助凝聚共識。至於因其他理由未能或不願參與「萬人商討日」之市民意見,亦無法在「萬人商討日」中處理。經「萬人商討」之見,充其量只成一家之言,若強稱其具有全港代表性,是否符合民主與科學之精義?就算補辦一個民間投票,依然有上述漏洞。為申張一家之言,押上全社會發動「佔中」,宜否?此五疑也。

據報載,倡議者的風險評估只集中在政府會否以武力驅散或鎮壓其支持者。其實,倡議者有否評估過民間有多少人的生活和利益或受「佔中」影響?這些承擔「附帶損害」的人會否與政治上反感「佔中」者合流成民間反對「佔中」的力量?當支持和反對「佔中」兩股力量相遇踫撞時,將產生多大的的社會風暴?不論「佔中」成敗,運動過後民間會否因上述分歧而產生強烈對立和撕裂?此對立和撕裂會否產生深遠的負面影響?若只考慮參與者自身的風險,或短期的經濟損失,實乃見樹不見林。社會運動風險牽涉既深且廣,倡議者能兼顧、能預防、能解決嗎?倡議者所追求的政治成果,是否與此風險相匹配?貿然發動「佔中」,是否不負責任?此六疑也。

筆者對香港實現民主,確有熱切憧憬。然而,筆者認同夏普的觀點,動員群衆癱瘓社會,乃政治鬥爭中的最終手段。在目前香港的社會環境中,在目前市民的切身體驗中,實現民主是否非經此途不可?

(註:筆者投稿香港商報,經該報編輯修改後于五月二十九日登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