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長空無二 | 18th Jan 2008 | 長空子隨筆 | (423 Reads)
2007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肯雅同日舉行總統和國會選舉。國會選舉結果是Orange Democratic Movement (ODM)在國會210直選議席中取得92席,由現總統Mwai Kibaki領導的Party of National Unity (PNU)則取得34席,就算加上總統有權委任的12席,仍敵不過ODMODM遂成國會的多數黨。結果誘發震驚全球的人道災難,我們可以從中得到什麽教訓?

ODM的領袖Raila Odinga滿以爲將在總統大選中擊敗Kibaki,豈料結果出人意表,Kibaki4,584,721 票對4,352,993票輕微多數擊敗Odinga。自Kibaki宣佈當選起,反對派不斷指責Kibaki操控選舉。終於,2008年一月七日,肯雅發生大規模騷亂。至目前爲止,據報有數百人被殺,多至二十五萬人流離失所,全國多個地方陷入治安失控的狀態。

根據網站African Election Database的資料,肯雅的總統和國會選舉採用全民直選制度,以簡單多數制決出候任議員和總統,此乃最基礎的選。可是,不論選舉制度是如何,操作的人和參加的人才是關鍵。據報道,肯雅的選民名單漏洞百出,已死去的選民的名字仍留在選民名冊中;搬遷了的選民沒有在原來的名冊中除名,卻在新選區中登記。肯雅政府公佈總統大選中Kibaki的得票,與地區投票站申報的得票往往相差數千票。另一方面,肯雅不容許外國觀察員進入投票站監察投票情況。最荒謬的是,肯雅選舉委員會主席Samuel Kivuitu竟然在2008年元旦日表示,他無法確定總統選舉的結果。肯雅選舉之不公可見一斑。

面對不公義,反對派當然不能善罷甘休。反對派號召肯雅國民反對政府的結果,是再次誘發種族流血和土地利益衝突。結果攘成全國性的大災難,警察和暴徒槍戰;良民不敢留在家中,要往警署躲避;街上處處路障,阻礙民生物資的運送;暴力和兇殺席捲全國,工廠停工,商鋪停業,人民流離失所。社會之動蕩竟如發生内戰,因此有部分肯雅國民越過邊境,逃往鄰國烏干達。

肯雅的種族和土地問題,自從1963年英國人撤離後從來沒有認真被解決。雖然近年肯雅錄得不錯的經濟增長,但貧窮始終是肯雅的大問題。種種社會問題的背後,是種族間利益不均的現實。被壓逼的種族,總是無法通過選舉和議會政治解決他們的困難,有些激進分子走向極端,採取暴力手段爭取或報復,造成多起社會悲劇。

肯雅的經驗,在在表明,不可頭腦簡單地認爲普選是解決社會問題的萬應靈丹。選舉制度只是一個實踐民主的工具,選舉制度並非民主本身;民主精神必須在人文生活和法治中表現。人心,纔是民主的靈魂。人民的民主精神和法治精神,纔是社會民主理想之所寄。有見劣質民主的災難性後果,鄙人如何能不勵精上進不斷學習,建立獨立思想和包容性,為將來社會建立民主做好準備?

參考連結:

http://www.alertnet.org/db/crisisprofiles/KE_VIO.htm?v=at_a_glance

http://www.opendemocracy.net/node/35512/print

http://africanelections.tripod.com/ke.html


[1] 選舉正義?

個人從來不相信選舉可以達到正義。選擧只是一種分配權力的工具,不是改變根本權力結構的方法,本土社會中的權力架構、國際權力架構不動搖,選舉只不過是原來統治階級用來操控政治權力的新手段,極其量就是將控制政治的成本擡高一點兒,加一點規範。

簡單地把選舉與“民主”連在一起,是將民主便宜地賤賣。如果民主的目的是人民的福祉受到政體的保障,讓人民的意志得以伸張,讓弱勢的人民的利益也得以給代表的話,選舉制度本身很難達到這些目標。因爲選舉本身並不會改變政治力量的分佈。在政治力量分配不改變的情況下,選舉不過是添加了一個讓統治階層牢固現行權利分配的手段:不外乎吸納選舉領袖,或者自行製造選舉領袖。

吸納選舉領袖、操控選舉的方法、手段實在有太多了,成本較高、手段較高明的從控制媒體開始,到滲透入精英階層、工會、非政府組織等;手法比較粗鹵的就直接影響選舉、使用暴力等方法。

民主是沒有辦法便宜地達到的,改變權力結構—亦即是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以爲靠被賦予的選舉就可以達到“民主”的人民,其實是受到便宜民主的蒙蔽。尋求選舉帶來“民主”應該被正確地理解為“尋求和平、規範地改變權力分配手段”,亦即與虎謀皮,挑動現在在權力架構頂層的階級的根本利益。

The Consigliere
[引用] | 作者 The Consigliere | 19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

軍師大人:在下並非反對選舉,因爲選舉是目前唯一能和平地直接導致政權更替的方法,擺脫歷史上人類每每因權爭而產生的社會動蕩和戰爭。只是想強調,選舉制度是表;人文、法治和共和精神是裏。沒有公義的換屆選舉,可能比封建王朝以血統承繼的做法更容易產生社會動蕩,因爲選舉的結果可能更沒有認受性和合法性。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0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3]

The Consigliere的想法有點像批判資本主義民主制度呢...誠然﹐個人認為民主的重點不在於制度﹐而在於公民意識﹐而公民意識又與群眾的教育水平掛勾。

莊尼芬洛夫斯基
[引用] | 作者 莊尼芬洛夫斯基 | 23r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4]

令我想起國父倡議建立民國後的「訓政期」,既可教導國民行使公民權,又可避免外國介入。

目前世上的「劣質民主」,大抵都是因為缺乏一個具民主理想的「過渡性獨裁政權」,方造成亂局,或淪為強國附庸。

只是聖人的理想,不知可在何方實現?


[引用] | 作者 芸生 | 25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5]

芸生賢兄:當年國父的建國大計確實很有理想,共分軍政、訓政和憲政三個時期,可惜,這個訓政後來被軍事強人和他的利益集團騎劫了。直至多年前,臺灣才開放黨禁,開始搞憲政。但觀乎陳水扁過去八年,視法律如無物,玩弄憲法時時有之,實在難以認同臺灣已經進入憲政時期。之前的那個訓政時期,始終也訓不出一個憲政社會來。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5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